翻译培训
Chinese Calligraphy
书法作品
毛体书法练习一幅


 

采桑子 重阳 毛泽东 人生易老天难老,岁岁重阳, 今又重阳,战地黄花分外香。 一年一度秋风劲,不似春光, 胜似春光,寥廓江天万里霜。2012年10月15日,重阳节到来之际临写

毛体书法临习初感

多年来一直临启功体,感觉也没什么长进。今年6月份,突发奇想,临一下毛主席书法如何,权作业余休息就是了。没想到,不临则已,一临则不可收拾,很快就被主席书法的虹贯之气深深吸引,每天必练上几个小时。

三个月下来,渐渐感悟到了毛体书法在笔法上的一些特色,同时暗自庆幸,方知写字非博采众长不可。以前单一临启功体,对其他什么名家的字基本看不上眼。现在明白,单一临习启功体反倒阻碍了对启功体本身的认识,就好比久处一座山顶,对这座山的整体面貌并不能完全认识;只有登临其周围高度相当的峰顶之后,才能够从不同角度俯仰领略这座山的面貌。

从外观上乍看,毛体字和启功体感觉很难兼容。毛体书法点画随意,不讲究一笔一划甚至一个字,讲究整体的组合流畅性;而启功体书法点画精到,每一笔一点都非常考究,作品的每一个字都非常美观优雅,整体作品也精美无比。作品打开,毛体字如昆仑,如瀑布,启体字如故宫,如园林。

凡是卓越的作品,在外观上虽然千差万别,但我相信还是有共同点。虽然练习时间不长,我还是能发现,毛体字虽然结构奔放夸张,但是行笔从容稳健,线条凝练;这一点和启功体作品是完全一致的,启功体结字考究,结构灵动,但是行笔非常凝重。线条凝重,二者的作品就显得稳当而没有躁气,让人安静。我在网上看到很多所谓的毛体书法家或启功体书法家的临作,大多流于轻飘,字的笔画好像被来自同一个方向的风吹起而没有落定,让人不安。

在我看来,毛体草书有点像国画中的大写意作品,将个人才情与书写法度熔于一炉,其艺术成就实为狂草一派的巅峰;启功体书法将视觉美学规律应用到字的结体中,内紧外松,符合人视觉上不喜欢平均分布的特性,中宫之外则结构奔放夸张。整体上实现理智与情感高度统一,内敛与奔放完美结合,是文人书法中的极品。

我曾经看到有人将毛泽东,启功等同一境界上的书法作一个高下的比较,我觉得完全没必要,也不可能比出什么高低。字写到他们这个境界,只能说他们都代表人类灵性中不同的一面,就好比从不同角度看珠穆朗玛峰,从南坡看雄伟,从北坡看险峻,感受面不同,感染力却是同等的。

就此打住,练了几天字,指点江山,仅为博取一笑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