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译培训
Chinese Calligraphy
推荐阅读
运动的轨迹 变化的旋律 - 书法审美基本要素探源
 

运动的轨迹 变化的旋律

- 书法审美基本要素探源

东方鱼

         我时常听到有人说:“这幅字我看不懂”,我不得其解:懂,是一个思维过程,而书法是一门视觉艺术,通过视觉通道直达人的内心,是不需要思维的;你觉得好看就美,不好看就不美。一问才知道,原来他们是被一些名家作品弄迷糊了:这字,明明不好看啊,难道是自己眼力出问题了,还是这字其实真不好呢? 所以只好望字兴叹:这字我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   人的视觉审美,很容易受到各种局外因素的暗示,特别是对于书法这种抽象艺术,更是如此。我曾经做过一个试验:把一幅书家作品拍进电脑里,删除落款,告诉别人:“这是昨天我写的”,结果谁都能挑出些毛病;再把自己写的拍进电脑,说这是某名家的字,结果没人能挑出毛病。

        可见,很多人对书法的审美观都飘忽不定、难以捉摸,又很容易受一些局外因素的影响。我本人也是这样,面对流派纷呈,鱼龙混杂的书法世界,再加上那些玄妙的书法理论,我曾一度如坠云雾,不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    难道书法审美果真就是那么玄妙而不可捉摸吗?我曾经苦苦思索:书法作为一种以文字为载体的点线艺术,靠什么产生美感?各种流派的好作品,他们有没有遵循什么最根本的规律?换句话说,首先要具备哪些基本要素,才有可能成为好的书法作品呢?
 
        我们经常说审美,但究竟什么是“美”?我们不妨可以从“美”字的字源来作一番关于美的探究。这个字最初的形状就是一头羊,下面一个大,想必应是“肥大的羊”,在远古饥餐饿顿的农耕社会,一头肥羊肯定是祭坛上让人垂涎的美味;造字的祖宗们就用这个大羊来表示味道鲜美,即能给人味觉带来愉悦的一种品质;后来“美”字的意义就逐渐推而广之,表示能够愉悦人一切感官的所有特质,这大概就是我们日常所说的通感。看到我们经常使用的一些词语我们就能明白这个道理:美丽、鲜美、醇美、柔美、美妙等等。由此,我们可以认为:美就是能够愉悦感官的一切特质。

         知道了什么是美,那么审美就很容易明白了,就是人对能够愉悦视觉的一切特质的倾向和追求。
 
         为了进一步了解与生俱来的审美需求,首先审视一下我们自身。我们都知道,人本身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,人的一切自发活动都与自然界保持一种内在的一致性:地球以一定的节律围绕着太阳运转,有此产生四季轮回,昼夜交替,导致包括气温、湿度、日照时间等自然因素每天都在变化;同时,这种运动及其导致的自然变化都是有规律性的,这种规律就是节奏。何谓节奏?就是运动过程中某种动态每隔一定的时间段循环发生的规律。节奏在天地之间无所不在:从太阳黑子运动强弱,地球公转快慢交替,一年四季变化轮回;同样,作为自然的一部分,人类也遵循着相同的规律:大到社会沿革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;小到生产生活,春耕夏种、秋收冬藏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;再到我们体内运动,呼吸,脉搏,血液循环,行走劳作,无不是按照一定的节奏进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么,我们的书法审美,作为对特定艺术的精神活动,是不是也与这种运动以及节奏变化有着内在的联系呢?

         一幅书法作品,要具有哪些最基本的特质才可能符合我们的审美需求,也就是愉悦我们的视觉呢?我们首先要弄清书法的本质是什么。无论书写的结果是什么,书法无非是人通过运动特定工具(毛笔)而在一个平面上留下的轨迹。如此说来,书法的本质就是运动,这和音乐是相通的,音乐也是人通过运动特定器具(各种乐器)而在一定的空间中留下的轨迹。也就是说这两者本质是相同的,都是通过运动产生轨迹,径直由人体感官进入人内心的活动,艺术效果直接由运动过程决定,都具有不可逆转性,具有这类性质的艺术还有舞蹈,体操等。相比较而言,雕塑、国画、实用美术(包括美术字)等艺术形式,追求的是最终效果,只要效果好,不在乎过程,在创作时可以为了效果反复修补或润色;而书法、音乐、舞蹈、体操等则不行,过程就是最终效果,一旦过程出现问题,则无法回头弥补。基于音乐和书法的共通性,我们可以通过音乐的根本特质找到书法的特质。

         音乐是震动特定器具,使得一定范围内空气运动而发生有节奏疏密变化,通过刺激人听觉器官而使人愉悦的活动。力量是运动的第一要素,我们弹拨吹奏任何乐器,弦都要绷紧,气都要调足;歌唱也是如此,无论高音低音,声带必须绷紧了,这样发音才可能动听悦耳,否则声音就没有质感。音乐的另一要素就是变化,这道理很简单,即使用再美妙的乐器连续奏出同一个音,也会让人厌烦。第三要素则是节奏,没有节奏则会是噪音,噪音和音乐声谱告诉我们,噪音的声波是不规律的,尖锐的图形;而音乐的声波是连续抛物线状的,舒缓的图形。这说明,只有符合我们基本自然规律的运动,才可能使我们舒适或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  同样,书法作为一种运动,也必须要符合这一基本规律:力感、变化和节奏。线条的力感是通过一定的笔速表现出线条的张力。失去力量,线条会绵软如隔夜的油条,字体就好比人没了骨头,不可能有美感产生。我们时常听到形容某人书法的词汇,诸如:挺拔、劲秀、俊朗,苍劲等,都是说线条的张力。同时,运笔过程中有各种动态:下笔分轻重,行笔有疾徐,用墨有枯浓,线条分虚实,转笔有方圆,收笔有内敛和撒放,诸多对立的因素必须按照一定的节奏变化;也只有按照一定的节奏,书者才能写的轻松,观者才能看的舒适。比如,要是行笔一直很快,那么字迹会显得漂浮,缺乏凝重感,要是行笔一直很慢,那其笔画就缺乏力量与灵动。
 
         当然,并不是说符合这个三个基本规律,就是好作品了。这只是一些艺术形式共有的大规律。书法本身作为文字,又有文字架构自身的一些特点。首先必须遵循一个字固有的结体章法,其次是结构匀称体态平稳,须站得正才行。离开了其作为文字自身的特点,则谈不上书法,更谈不上愉悦和美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审美和我们的听觉、视觉、味觉一样,是上天赋予我们的,是伴随我们的听觉,视觉一同产生的一种辨别能力。一个婴儿,听到电锯刨砖的声音,他立刻会烦躁不安,听到同等分贝的音乐,他则会开心得手舞足蹈。一个好的书者,应该自觉地探索并顺应视觉审美的规律,自从产生的那一天起,前人在书法上每一点一滴的积累,都是利用其实都是对人自身审美的摸索;一幅成功的作品,也必然符合自然的审美规律,正如黄山的风景,一眼就产生不言而喻的美。

         每个人都有天赋的审美能力,都应当相信自己的眼睛。掌握基本的书法审美原则,可以提高我们的辨别能力,并可以帮助我们识破当下一些自诩为个性新潮,实则丑陋不堪的东西,以免受到误导。若不符合我们视觉审美的基本规则,丑的终究是丑的,无论遮盖着什么样的面纱;对于丑书我们要勇于抛却一切局外因素,不要因为皇帝说这个最好,你也说好;更不要因为一幅字拍卖了三百万,你就说好。我们要用自己的眼睛,发现并热爱自己感觉到的美。